新聞動態
聯系我們
  • 上海市長甯區紅寶石路500號A棟8樓
  • 021-52370598
  • 021-52370599
  • REACH388@163.COM
  •     工作時間:9:00-17:00
處方藥外流剛冒頭就被打壓藥企如何應對?
2018-05-28

DTP業務對藥企和藥店的渠道管理,物流配送和藥事服務能力都是巨大考驗,需要做龐大的基礎設施和人員能力建設。

 

前幾天北京醫管局發布規定:嚴管醫生處方外流,不得誘導患者使用和指定藥店購買。

 

給這兩年炒得轟轟烈烈的院外處方(DTP)模式當頭一棒。

 

在“醫藥分開”大方向下,“醫院藥品零差價”,“醫生處方使用通用名”和“禁止醫院限制處方外流等具體政策”也相繼出台,醫藥行業普遍認爲處方外流的春天到了,處方藥從藥廠-藥店-患者等新通路從此站起來了。

 

各大醫藥商業和零售藥店紛紛成立DTP業務部,承接即將到來的醫院處方外流;“飽受”招標和進院蹂躏的藥企也把它當作救命稻草,積極尋找合作夥伴啓動院外市場;大量代理商甚至包括做醫療創業公司也蜂擁而至,想在院外市場爆發前分一杯羹。

 

我在去年就說過,處方外流是大趨勢但不會短期爆發。政府高層從醫藥分開的角度積極鼓勵,但醫院未必積極落實:

 

(a)即使零差價後,醫院仍然可以通過暗返或二次議價等方式從藥品中獲益,不會輕易放手。

(b)其次自費新特藥齊全是醫院實力的象征,高端患者很看重這點,醫院爲了提高患者滿意度,輕易也不會把自費新特藥都踢出去。

(c)院內買藥信任度高不說,有些患者院內用藥還能從單位獲得報銷,院外自購就不行了。

(d)而且醫院還希望保證藥品來源可靠,不然各種渠道買來的院外藥都在醫院裏用,出了副作用還給醫院惹麻煩。

 

退一萬步講,即使處方外流,醫院也希望是給自家參與的社會藥房或者托管藥房對接,或者交給上藥這樣的大商業統一對接,要不就是在醫聯體內部或者跟社區醫院對接,真正社會化的處方外流在五到十年內不可能成爲藥品銷售主渠道。美國的零售藥店模式並不適合公立醫院占主導,家庭醫生缺失的中國市場。

 

醫院最不願意看到的就是藥企跟醫生私下勾兌,就把處方就給外流了,利益留在個人而潛在風險給了醫院。現在做處方外流業務的藥企太多,各家公司都急吼吼地做事,希望像做院內市場一樣大幹快上。最後還是靠返利來激勵醫生,所謂網絡平台或線上處方都淪爲“統方”和“帶金銷售”的溫床。醫管局是醫院的直接領導,看到亂象當然就出手了。

 

除了醫院的顧忌,院外市場核心驅動力還是醫生,而不是藥企或者DTP藥房。爲了鼓勵醫生介紹院外購藥,爲了激勵患者自費購藥,藥企和DTP藥房還是要做很多讓利的,加上額外的物流,交易和服務成本,藥企不會比經過醫院渠道獲利更高。

 

實際上DTP是個存在幾十年的傳統生意,DTP業務的毛利不高,資金占用和服務成本倒是不低。行業先驅如百濟大藥房,衆協或者京衛最後都賣身投靠了大商業。

 

大家最關注的還是這次北京醫管局宣布的收緊政策會不會嚴格執行,會不會被其它大城市效仿?

 

謙哥分析了北京政策的而具體規定之後,感覺到短期內肯定會打壓處方外流,畢竟讓患者簽知情同意,醫院要登記外流處方都是給醫生明顯的“住手信號”。但我不認爲這會逆轉“處方外流”大趨勢,因爲醫院很難全面監管醫生個人的處方外流行爲,所謂定點院外藥房也很難禁止。

 

因爲符合條件的DTP藥房就那麽一些,藥企或醫生完全可以以患者個人選擇來對付過去。處方外流是國家政策鼓勵的,不抓住處方外流的本質搞一刀切,只會讓不合規行爲更隱蔽而不是消失。因爲一邊是新藥上市爆棚,一邊是醫院進藥大門緊閉,藥企總要有條出路吧?

 

謙哥認爲醫管局和醫院真正擔心的是藥企對醫生進行不正當營銷,在院外逃避監管。在醫療反商業賄賂高壓態勢下,這些都是很嚴重的問題。如果處方外流有透明正規的管道,相信醫院,醫生,藥企,藥店和患者都會獲益。此次北京新政策會促進大商業公司在醫管局或者醫院層面談處方外流,而不是簡單地一禁了之。

 

从行业健康发展角度,我们也不希望DTP业务过快发展。DTP業務對藥企和藥店的渠道管理,物流配送和藥事服務能力都是巨大考驗,需要做龐大的基礎設施和人員能力建設。短期处方外流政策收紧倒也不是坏事,能倒逼药企和DTP药房合规地运营这条药品流通路径。

 

(來源:E藥經理人)

返回